当前位置:金沙国际赌场 > 社会科学 >

科技活动周:中科院物理所公众日活动获高度好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科技周活动: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公开日高度评价 - 新闻中心 - 科学网

  \\ u0026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制作的“公众科学日拼图”纪念品。这反映了现代物理学的基本框架这一事实。明亮的图片

  \\ u0026

  科学到未来

  \\ u0026

  刚刚过去的国家科技活动周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以下简称物理研究所)的公众日活动受到了观众的高度赞扬:科学漫画,科学用烹饪示威游行示威,大型体育观察表演实验,科学家学习将突破科普活动看演讲,听取报道,参观实验室的常规模式,让大众在笑声中了解科学知识,在科学精神的惊喜体验据了解,自然科学团队只有两个相对固定的人员:魏宏祥总经理和助理主任进入蒙古,他们的科学传播经验,不能被复制和推广,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了?

  \\ u0026

  让公众笑,学习物理

  \\ u0026

  记者:体育公众日活动特别丰富,接待游客8000多人,看到很多研究人员和学生都参与其中。

  \\ u0026

  魏宏祥:的确如此。我还从事这个领域的许多其他工作,只有部分参与,只有固定的人员。但是,很多研究人员和学生参与了这个活动,而我们两个都更多地参与了规划和组织。例如,哈佛大学的科学和烹饪专业的教授与研究人员一起工作,他通过他邀请的大部分活动主要是研究生。

  \\ u0026

  记者:研究人员工作很忙,研究生的学习任务也很重,你为什么重视科学呢?

  \\ u0026

  魏宏祥:首先,我们要让公众明白物理是有用的,有趣的。我们发现许多学生不喜欢学习物理学,认为物理学不仅是无聊而且难以使用的公式。其实这个纪律是帮助人们了解大自然的神奇,探索未知世界的工具。我们面对很多问题,比如为什么天空是蓝的,黑夜是黑夜?大多数人可以在物理学中找到答案。物理是科学建筑的起点和基础。我们在生活中享受的各种便利,如高速列车和无线通信,都是基于早期的身体发现。我们希望通过公众的日常活动,更多的人会爱上科学和物理学。当然,也有一些人想让更多的学生选择物理专业,给学校一个更好的自私之源。

  \\ u0026

  其次,作为一个公共研究机构,我们大部分的研究经费是由国家财政支持的纵向资金,即纳税人的“钱”,那么我们做了什么,我们做了什么呢?对于每个人的生产,生活,国家和民族做出了贡献?这些问题要向公众解释。

  \\ u0026

  我们再一次发现,一些学校和培训机构的物理系统有一个过时的知识系统,有些甚至是错误的。物理站在物理研究的国际前沿本身是科学的发现者和技术的创造者。要把这些最新动态介绍给大众,普及科学知识,提高科学素养,让大众更加理性地分析,看问题。

  \\ u0026

  让更多的人参与科普

  \\ u0026

  记者:物理2016年公示日喜羊科技狼排练,除今年的​​戏剧表演外,还邀请到全国厨师现场,让大家对科普形式有了新的认识。

  \\ u0026

  魏祥祥:实际上,我们一直在考虑如何发展更受欢迎的科学形式,让不同年龄,不同层次的人们都能学到物理知识。例如儿童戏剧是为儿童设计的,科学实验是针对中学生的,在日常的科普工作中,小灵通启动了自己的微信公众账号,每天推动选定的物理知识,通过举办这样的活动使更多的人受益作为每个星期天的在线科学日,据我所知,现在很多学校和培训机构的科学教师都把我们网上科学日的内容作为备课的数据库,更重要的是有30多万人关注了我们的公众其中有7万多名本科生和物理学研究生,而全国只有13万名本科生和物理学研究生。

  \\ u0026

  记者:您的科普工作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 u0026

  进入蒙古:缺乏人员。虽然很多科研人员对科普热情很高,但他们的科学研究也很紧张。拿出特殊的科普时间是很困难的。所以科普工作难以规范和规范。

  \\ u0026

  魏宏祥:但是我认为科研人员不适合做出勤劳的规定。首先,并不是所有的研究人员都适合科学。很容易看出,要用科学的方式训练和训练,用简单的语言来解释深刻的理论。不明白的是,科普有时会削弱公众对科学的热情。其次,研究人员最重要的工作是研究。二者在时间和精力上相互冲突的时候,还是要把科学研究作为第一步。我周围的许多研究人员为科普做出这样一个曲线:回国时研究任务不重,家庭负担不高,科普人群多,时间多。随着科学研究任务的加重,科普工作趋于不足;许多50岁以后的研究人员,特别是退休后,愿意花更多的时间在科学上。我认为我们还应该尊重研究人员发展的曲线,找到合适的人做正确的事情。

  \\ u0026

  记者:那么,如何解决员工压力的问题呢?

  \\ u0026

  魏宏祥:我们成立了科学传播协会,吸收了很多学生加入科学团队。我们所有的800多名研究生现在有超过100个协会。群里有任务喊,总是得到大家的积极响应。

  \\ u0026

  记者:大众基础科学是义务劳动,会不会增加学生的负担?

  \\ u0026

  进入蒙古:从我们收集的反馈意见中,我们仍然愿意加入我们的科学团队。毕业生进入研究所后,基本进入各研究室,与其他研究领域的学生接触的机会很少。科普队伍为对方提供了一个互相交流的平台。而且,随着我们的科普活动逐渐丰富,对外交往的机会也将大大增加,让人们积累的社会经验和经验。

  \\ u0026

  普遍的专业化需要破解这个问题

  \\ u0026

  记者:很多家长提出,公共活动每年只进行一次,每年进行一次,多少次?

  \\ u0026

  魏宏祥:我们也收到了很多这样的反思。但说实话,毕竟研究所的主要工作是非常困难的科学研究,举办这么大的盛会肯定会影响到科学研究。如前所述,我们的人员配备不足。

  \\ u0026

  记者:研究所可以设立公益性企业策划,组织科普活动,还是与商业公司合作解决这个问题?

  \\ u0026

  魏宏祥:这实在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流行的专业化需要专业人员做专门的事情。如何实现这两个特殊?就一个学院而言,不可能设立下属企业专门从事科学研究。这种与商业媒体公司合作的想法并不是没有人认为这可能是一种成为专业科普的方式。但是,政策上还有很多地方不清楚。作为公共科研机构,我们有科普和公益组织的义务,机构合作没有问题。但是需要考虑与商业公司合作,比如我们制作的在线公众日内容,下载费用,不重视版权,我们认为只要能够传播正确的物理知识。但是,如果与商业公司合作,他们肯定要获利,如何把握规模?

  \\ u0026

  记者:近两年来,在刚刚公布的儿童剧“山羊大灰太狼”和喜剧“真相”等公益活动中,出现了一些好玩的剧本,真理“。现在有没有可能去剧院?

  \\ u0026

  魏宏祥:我们已经想到了这个计划。其实科技剧非常适合小孩和青少年看。我们曾想过完善剧本,制作一系列科普剧。但是,这个工作必须由一个专业的团队来领导。我们提供科学的实验设计,科学的设备开发和科学原理解释。

  \\ u0026

  问题是我们前面提到的科学赚不了钱:如果票价高,人难以忍受;如果票价低,必须有相应的补贴,但补贴从哪里来呢?

  \\ u0026

  另一个问题是,虽然科技型企业现在做的比较多,但是脚踏实地却没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也有一些商业公司主动找我们合作,但要开始投资,磨脚本,因为他们可能不赚钱。我觉得中国科普产业也有一股潮起潮落,希望更多的受欢迎的,受过良好教育的,有责任感的科研机构能够尽快成长,做大做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愿意尽我们所能提供的支持和帮助,我们一起努力为公众提供更多更好的科学内容。

  \\ u0026

  \\ u0026 (记者齐芳)

  \\ u0026

  \\ u0026

  \\ u0026特别说明:本文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站或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自本网站,则本网站必须保留注明“来源”,并拥有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社会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