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国际赌场 > 社会科学 >

温家宝撰文追忆数学家吴文俊—新闻—科学网

发布时间:2017-12-04 阅读:

  温家宝作者召回数学家吴文俊 - 新闻 - 科学网

  5月8日上午,我突然看到了吴文君先生7号不幸逝世的消息,我感到非常震惊和悲伤,难以接受那个充满激情,智慧和乐观的着名科学家数学离开了我们。

  这几天,我常常想念吴先生,经常在晚上折腾折腾,久久不眠,过去与吴先生不时在心里交流。

  今年3月初,我问吴先生一篇回忆科技工作史的文章。吴先生不但及时纠正,还在回信时亲自给我写信:

  在近期非常复杂的时期,有时候没有写信给你,请原谅我。

  我认为,中国古代数学的成就集中在汉代可能制定的“九章算”。但是,它的材料要积累很长时间,其中的一些成果比较怪异。

  有机会稍后再咨询你。

  吴文俊

  2017年3月

  收到吴先生的来信,我既兴奋又感动。虽然他是一个98岁的老人,但他有一个明确的想法。他总是欣赏中国数学史的不断完善和新的见解。我想选择尽快拜访先生,面对面地吸取经验教训。

  四月初,泰国公主诗琳通在访华期间给我送了一些芒果。我马上想到吴先生。 4月8日,我派员将莽先生转交给吴先生。在接触过程中,我了解到我丈夫三月下旬住院了。工作人员把芒果送到医院,转达了我的问候。

  谁知这竟然是我对先生的最后一个问候,后来知道了,我的家人在他意识到的时候向他转达了他的问候,老人说了声谢谢。但是再见一位先生是一辈子的遗憾。

  吴文军先生是我国最着名的国际数学家之一。 194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获博士学位。在1949年获得法国国家科学奖,1951年回国。他是中国科学院的资深院士。长期从事数学前沿科研工作,对数学拓扑学做出了重大贡献,率先开创了数学机械化新领域,对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研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在国内外赢得了诸多荣誉。国外。 1956年获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2000年获第一届全国最高科学技术奖。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我就开始接触科技工作,经常在一些会议或活动中见面,吴先生。他谦虚谨慎的风格,敏捷的思维,开朗乐观的对话,创新精神始终受到人们的赞誉。有时候,他的几句话经常给我灵感和反思。 1992年8月,当我到中国科学院数学与应用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所学习时,系统地研究了吴文君先生和他的研究领域。这个调查让我深深地明白,数学是整个自然科学的基础。数学思维是创造。数学等基础科学研究应有助于我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地位。

  我印象深刻的是:2002年8月,第二十四届国际数学家大会在北京举行。我出席了会议的开幕式。会议期间,吴先生作为会议主席,呼吁中国的数学工作者不仅要振兴,而且要振兴中国的数学。他说,中国古代的实数制是世界上最早的,是中国独创的。这一创作在人类文明史上发挥了突出的作用。直到19世纪欧洲才发现问题,真正引入的制度比中国古代的现实制度差得多。我们的数学不仅要振兴,而且要振兴。他说,继承中国古代数学研究的成果,激励未来中国数学的发展,至关重要。

  我去国务院工作后,曾两次去过吴先生的家。他在他的话语中表现出的爱国主义和严谨的学术精神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4年10月31日,我访问了中关村的吴先生。在简朴的小客厅里,我抱着吴老手道:我来看你,还要去学习。

  我问吴老最近学什么?

  吴先生已经85岁了,心情很活跃。他对科学技术和数学的发展极为感兴趣。

  他说,从文化大革命来看,我的研究方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是受中国数学的启发。在中国传统科学中,也有宝贵的宝藏。把我所用的东西方最好的东西结合起来。学习中国数学史,我发现中国数学发展的方式,方法和方法与现在的科学理论是相反的,不同的。中国是算法的。算法是你已经做了第一步,知道如何做第二步,第二步知道如何做第三步。西方现代数学的每一步证明都必须思考,迈出第一步不知如何做第二步。我受这个启发,我觉得在数学方面还不是很多,也可以按照这个中文算法。这是现在条件的实现,就是我们有一台电脑。

  我说:有人总结说,计算机和数学的结合是思想和工具的结合。它是科学和力学的结合。

  吴先生说:是的。纯数学和应用数学也可以结合起来。两者之间没有差距。我主张基础科学也应该是现实的,面向社会的,努力为社会经济生活服务。近20年来一直沿着这条路走。突破是找到一种使用算法的方法。

  在回访吴先生的路上,我对他所说的事情感到惊讶:不断的探索,寻求突破不完全是吴先生学术生涯的一个肖像?在很多学习领域,他正是凭着坚持不懈的毅力,以优异的研究成果来推动这两座学术拓展和数学机械化的发展。

  在20世纪50年代,由于吴先生在拓扑学研究方面的独特贡献,拓扑学和其他数学分支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出现了许多新的研究领域。许多着名的数学家受到他的启发或直接到研究的起点,取得了一系列的重大成就。

  受计算机和古代传统数学的启发,他于1977年首先成功地将初等几何定理机械化。此后,他不仅建立了数学机械化的基础,而且还将这一理论应用于许多高科技领域,解决了核心问题高科技领域如表面拼接,机械设计,计算机视觉和机器人等方面的问题。新的数学路径产生了巨大的国际影响。

  2010年8月7日,我再次来拜访吴先生家。那一年,他91岁。

  客厅墙上挂着吴老油的肖像。我帮着吴坐在沙发上,你的身体很好。你勤奋的大脑,然后活动,超过100岁没有问题。

  吴先生笑着说:现在已经有一百多个老人了。

  你还在学习吗?

  做更多。吴回答说:我想向陈老师学习。他还在研究这个问题,直到他去世,真的尽力而死。我不但要死,还要死。

  乐观的老人乐观,深深地感染了我和在场的人。

  陈三申先生已经在南开大学,亲自教过你的老师?

  是。我的学习主要取决于他。

  那是一位老师。

  第一位老师

  桑先生是你的数学老师。他的学历也很棒,对人有好处。我说。

  中国的数学可以起来,有两个人贡献,一个是陈三生先生,一个是华罗庚先生。吴先生感慨地说。

  我们不能忘记这两个人。我说。

  我非常欣赏华罗庚先生。老吴又说。

  我问吴先生:在你看来,世界上中国数学的水平是多少?

  吴老回答说: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中国有很多人精通数学,被国际数学界认可。另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中国的经济发展。

  你谈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我说:哪个国家应该领先,关键是要依靠人才,还要有经济实力。

  吴先生的话还是充满信心:现在科技发展很快,我们以前总是跟着别人,现在我们应该自己破路,我想我们也可以赶上发达国家。

  只要有人,雄心勃勃,我相信我们就能做到。我说。

  吴总是对生活有着浓厚的兴趣。他告诉我:除了数学,我喜欢看小说,看历史书。我曾经看电影,但现在我看不到。最近看了华兴电影里的“唐山大地震”,我自己也是出租车。

  我说:从事数学的人愿意孤独,其实人不寂寞,就像你还在用历史,用小说,用电影交换,做出贡献并不容易。

  我只希望我能做出更多的贡献。吴老谦虚地说。

  你必须好好照顾你的身体。我们今天设定一个目标,你要活到100岁。我笑了,吴同意: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中国的数学水平要比发达国家多。

  吴老点点头:现在老人的观念应该改变,50岁以前是老人,现在100岁还不老。

  现在我想,我和吴先生的谈话似乎是昨天。他一生的执着,永远在人心中积极进取的精神。

  5月11日上午,我赶到八宝山殡仪馆告别吴先生,并告别了他最后的告别。

  吴先生走了他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了深爱的祖国和数学,竭尽全力地去尽自己的一切。有很多事情,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没有完成思考和工作。如果生命给了他更多的时间,我想他会在数学领域给他的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也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去世了。

  (2017年5月11日写)

  “中国科学报”(2017-05-12第1版新闻)

关键词: 社会科学